栖迟

[all叶]镖·局(镖师设定)肆 归兴欣巧遇旧时友

我错了,这两天沉迷基三无法自拔
初次写文,不足之处见谅
OOC预警,私设如山
一切荣耀归于蝴蝶蓝

      在呼啸轮回两次事件过后,叶修被推到了江湖舆论的风口浪尖,叶修觉得自己像是站在悬崖边的聋哑人,耳不能听,目不能视,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,一步踏错,便是绝境。

     “哥,哥?”叶秋看着自己的哥哥一下下摸着小点,力道之大几乎薅掉小点的狗毛,知道他又开始神游了(叶秋:虽然哥哥发呆的样子也很萌)“混账哥哥!你有没有听我说话!”

      叶修听见了熟悉的怒吼,低头看到小点眼中闪烁的泪花,放开小点,耷拉下肩膀,用可怜兮兮的声音说:“秋秋啊,有人欺负你哥哥,你帮不帮我出头?”
     。。。

      你的死鱼眼儿已经暴露了你的敷衍了!!!

      吵归吵,叶秋既然继承了叶父的头脑手腕和叶修控,总归不会不知道叶修此时处境艰难,只是查是去查了,却至今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  “哥哥,如果。。。我是说如果,查不清,辨不明呢?”
      “那你哥哥我就要身败名裂喽。”

      但叶修的脸上甚至没有一丝失落和愤怒,叶秋知道,他是习惯了。他轻轻的用手臂箍住叶修柔软的身体,将头靠在自家哥哥的胸前。

      这是自己的哥哥啊,温柔而强大。

     “哥哥,如果因此而受累,就待在家吧,好不好?我们哪里都不去了,不管什么劳什子联盟了,好不好?”叶秋许久未用的语气让叶修有些恍惚,还未思考,就已出口
    
      “好。”叶修用手掌轻捋着叶秋的头发,眼神放空。叶秋则享受着哥哥难得的属于自己的温柔,不知道心爱的哥哥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 啊,手感不如小点的好。

       到叶秋第二天看到叶修留在桌上的一张两指宽,歪歪扭扭写着“我走了”的纸条时的心情,“好哥哥”叶修当然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 兴欣众人看到叶修那一刻,觉得这几日的头疼疲惫一瞬间烟消云散,叶修的归来是一剂救命药,而他的镇定更是一根定海针,叶修如同旧时一样,每天带着后辈们做做训练,和魏琛抽烟斗嘴,带着苏沐橙游走在杭州的各大商行,仿佛看不见周围人那异样的眼光,听不见背后议论的刺耳话语。

      叶修对于躲藏和逃避一无所知,他只知道以强悍的姿态怀揣天真的渴望,走的跌跌撞撞。

      陈果揣着一肚子的气僵着脸送走了一家报纸的记者后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翻白眼“什么叫包庇?还窝藏?会不会说话!什么人这都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  唐柔心中也是不悦,却只能安慰“好了果果,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  当身后的木门再次被敲响,陈果还在气头上,自然没什么好脾性“外面的请稍等片刻吧!里面忙呢!”

      稍有凝滞,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“是陈老板吗,可否请耽搁片刻将门打开?我找叶修。”

     “我都说了忙着你怎么还。。。”陈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,觉得怎么瞧都那么眼熟。

     “您是,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 “雪峰?”叶修恰巧从楼上走下,看着本不该出现在此的眼前人,觉得不可思议“你怎的,怎的回来了?”

     “外面的事情做的七八,听闻你这里最近风声紧了些,回来看看你。”吴雪峰说的轻松,好似他那相隔万里的路程飞一样容易,旅途的疲色却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  堵在门上怎么说都不好,陈果恭敬的将人请了进来,招呼人看了茶,便把空间留给了许久不见的两人。吴雪峰抿了口茶,品了品“到底不如嘉世,却胜在清冽新鲜,看来你过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  “跟我说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我今天一定会双更,必须的,我真的也想快点完
小天使们看我猛虎落地式五体投地大礼
我在纠结加不加tag

[all叶]镖·局(镖师设定)叁

第一次写文,不足之处见谅
私设如山,OOC预警
一切荣耀归于蝴蝶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书接上回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“叶修,是你吗?”
       叶修努力瞪大眼睛,力图让自己看起来愤怒一些“小戴那句话怎么说的?‘王叶心友一起走’,真该叫她来看看”叶修自以为不屑的眼神,在某人眼里完全是傲(qian)娇(gan)
      “你真的觉得是我,嗯?”叶修像散了骨头似的靠在王杰希身上,下巴搭在有些僵硬的肩头“王,大,眼,儿?”王杰希觉得叶修那近期才有的上京口音就像一只钩子,又像一双玉手,在他通身的脉络(尤其是关键部位)游走,烧的他险些失控。
       他觉得,自己像是陷入了一片沼泽,稍微的轻举妄动,换来的是更深的沦陷,明知理应脱身,但只因这泥沼名为叶修,便可以如同仙境般心甘情愿的深陷直至毙溺。
        但像王杰希这样的男人,怎么会轻易认输
       “我怎会真得怀疑你,只不过我想得到,别人亦然,叶修,近日你可偷不了闲了。”大家都是明白人,话说至此足够,王杰希起身抖了抖衣衫,准备告辞,在跨过门槛的那一刻,低声说“若你真得想要报仇,只消告知于我,定会如君所愿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似想起什么,低笑一声“毕竟是要娶遍联盟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知他在调侃自己进门时的“豪言”,忿忿的说了句“赶紧出去”,再转过身,脸上已是严肃。看来,是有人成心想搅一搅这趟浑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紧紧攥着那块包着暗器的手帕,辗转反侧难以合眼,她打从心底是不信叶修会专门报复刘皓的,更别说还是劫镖这种手段,但在南京发现了千机伞暗器也无疑是事实。两个声音在她脑海中闹了个天翻地覆,她从未有过如此心乱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 当听见正堂中的嘈杂时,她的心沉了沉,她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   陈果见苏沐橙呆站在门口,连忙柔声招呼她进来“沐沐,快来坐。”苏沐橙走近,看到众人脸上晦暗的神色,心知不好“怎么了,果果?”她的声音一如往日温柔
       陈果看到苏沐橙的眼神,下了半天的决心瞬间崩塌“柔柔,你说吧”
      “昨夜,轮回库中的却邪被盗,还有人在孙翔房中留下纸条,纸条上写‘你不配坐拥却邪’。”唐柔神情冷峻,眉头紧皱“现在,几乎所有言论都暗指叶修。”
        苏沐橙知道,自己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,她想不顾一切的去找叶修,但如今的她已然担负起兴欣,她不能逃避,她努力回想叶修当时何等的难堪都是如何熬过来的,回想叶修离开时对自己期待的眼神,她没有叶修的实力,却足以有叶修的坚韧。
      “放出消息,就说叶修的千机伞现在兴欣,手无寸铁盗走却邪简直天方夜谭,若有疑义,我兴欣自有答复!”

       刘皓从联盟的大门中走出,觉得身心舒畅,回想起自己方才话中的暗示,和对叶修如此报复的不齿,得意的笑出了声“叶修啊叶修,我能整垮你一次,自然也能有第二次!我看你这次如何翻身!”

       申城的一条小巷中,坐落着一家不起眼的客栈,温润带笑的男人微笑着擦拭着战矛那毫无纤尘的握杆,动作轻缓如同对待世上无二的珍宝“哎呀呀,竟然让小队长身陷如此领地,是我的不对。”他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“看来,不现身不行了啊。希望兴欣的表现能让人满意。”

我的心情如大眼!
只想让修修撩骚,完全不想走剧情[躺地]
看看能不能有第二发吧,毕竟咸鱼
申城是上海的旧称(百度说的)
爱你们呦(〃ノωノ)

[all叶]镖·局(镖师设定)贰

初次写文,文笔不好见谅
时间线为叶神退役之后
OOC预警,私设如山
一切荣耀归于蝴蝶蓝

       刘皓一脸呆滞坐在自己的房间,脑内一片空白,方才唐昊的疾言厉色像是他常用的板砖一样狠狠地拍在自己脸上,令他有些措手不及。但他不得不承认,此次劫镖的事件,自己要负很大责任。
       为什么?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负责的部分出了问题?刘皓脸上神色渐渐狰狞,他知道自己没有做任何手脚,这是有人暗中操作,陷害自己!
       一个个名字在他脑中闪过,最终筛选出两个名字。
      “苏沐橙。。。不,她还不可能。那就是。。。”他咬紧了牙关,仿佛要把这两个字连同那个人放在嘴中嚼烂“叶修!”

       叶修听见了前院小侍女的通报声,便起身去楼下开门,来人不出叶修所料。打开了门,也不急着让人进屋,叶修只懒懒的靠在精致雕花的木门框上“王大眼儿,哥大清早一抬头就见着你的大小眼,吓人着呢,少说也得赔哥几件好材料啊。”
       王杰希也不恼,凑至叶修耳边,一口气呵在叶修耳垂“你若是嫁入我微草,莫说材料。。。整个微草给你又何妨?”
       叶修看王杰希一本正经,表情如以往一半认真,竟不像开玩笑一般,怔住一瞬,便迅速恢复如常,嘁了一声,嘀咕一句“没劲”便转身进屋“你等着,哥有一天娶了全镖师盟,什么不是我的?”王杰希微笑不语,跟进了屋。
       藏身在草丛的叶秋“!!!”
       插在地上的flag“???”

      王杰希看着清澈的茶汤,默默感慨叶家的绰约,在心底的小算盘打得噼啪想:自己要赚多少才能拿的出叶家看的上的聘礼?
     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儿?。。。其实你不说,我也知道”叶修似笑非笑,垂眸拨弄着盏中的浮茶“呼啸被劫了镖的事吧。”
      王杰希点了点头,毫不意外“的确是这件事,能做的密不透风,从呼啸手下全身而退,这样的人联盟中可没有几个”又端起香茶呷了一口“此次事件,表面是刘皓的责任,但他不会这么蠢,如此一看。。。怎么都像是你。”
      王杰希抬头,双目紧盯对面那个优哉游哉的身影“叶修,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 兴欣的大门在伍晨跑进之后就紧紧关上了,正堂内的众人,双眼都紧盯着苏沐橙手中的一块手帕。
     “这是千机伞中的暗器,无疑。”苏沐橙声音中暗藏着一丝颤抖“这个暗器已无法再制,叶修从未用过,也只告知过我。这是在哪儿找到的?”
      “在,在”伍晨脸憋的通红,一咬牙“在如今南京城外是非之地”
      苏沐橙的脸顿时煞白。
     “难道真的是。。。叶修哥?”

其实还能写一段,但是已经很长了,下次吧
还有小天使追吗?爱你们么么哒(〃ノωノ)

[all叶]镖·局(镖师设定)序

首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见谅
时间线为叶神退役之后
OOC预警
一切荣耀归于蝴蝶蓝

       夏天的天亮的很早,但叶修的马车,在东方既白之时就已经停在兴欣镖局的门口了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从后院出来,眼下带着些许乌青,但魏琛方锐等人瞧见却一句垃圾话也嘲讽不出来,彼此都清楚,离别的前一晚,谁也没睡好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从陈果手里接过包袱,将她眼底的不舍看的分明,他把烟斗叼在嘴中,烟斗随着说话一上一下,使言语变得含糊,颠了颠包袱:“怎么?老板娘莫不是怕哥路上艰苦,给我带了块儿金砖?”陈果一时又气又笑,眼底的泪意退了些许。
         看气氛不再那么严肃哀伤,叶修转身,那双无数人垂涎的双手就按在苏沐橙的肩上,看了看她,什么也没多说“保持联络,等你退隐。”他知道苏沐橙会懂,她不会让他失望。
        交代罢这一切,他转身上车,从车帘的缝隙看着兴欣的大门渐远。

        三个月后
        叶修站在窗边,烟斗的烟灰磕在窗沿,地上亦洒了不少灰黑色的粉末
        身后的案几上摊着一份最新的报,最上方一行加黑的大字“呼啸镖局被劫镖,疑为内鬼中策应”,各方的猜测争执挤满了不大的版面。
        而此刻,兴欣众人则坐在正堂内,面色凝重。就在今早,方锐发现安置在兴欣重地珍宝阁的千机伞,不翼而飞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应该第一时间告诉老大!”包子先嚷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安文逸点头,第一次赞成脱线的包子的看法
        之后大多数人陆续都表示了赞同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。”苏沐橙却一反常态的和大家唱了反调“叶修哥刚才休息不久,况且这次。。。是我们的失误。”说着她压低了声音“呼啸前脚出了事,后脚我们就说千机伞不见了,势必会有人赖到叶修哥身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次,我要自己把千机伞找回来!”苏沐橙此时的眼神,是从未有过的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 盛夏的南京,倾盆大雨从早上便突从天降,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一双白布靴子踩在了积水的泥潭里,惊跑了潭边的一只青蛙,溅起的泥点却一滴也没有粘在鞋上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一把伞微倾,遮住了大半张脸,露出了带着温柔笑容的嘴角。
       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
       “小队长。。。我回来了

PS:各战队地名来源为百度
我就想弱弱的问一句。。。有人想看后面吗?

是不是大家小号都特别欧?
我小号五级三连抽狗子清姬樱花妖。。。
大号的崽子不知空巢了多久,小号随便出。。。
不说了,用大号乞讨去。。。

发现三个凑字数的,麻烦举报,我不会啊(T_T)